想为一头猪发表宣言

时间:2014-01-21   来源:中国长江江豚保护网  作者:徐亚平

突然想为一头猪发表宣言。

这猪,不是肉猪,不是蠢猪,是聪明猪。肯定吃了灵泛得乐的猪。大脑同海豚一样发达,智力水平与大猩猩接近。通俗点讲,就是和你家3岁小孩子一样活泼可爱的宝宝。

她的小名叫“江猪”,大名叫江豚,长江江豚,与白鳍豚是难兄难弟。

白鳍豚大家都知道吧。珍稀动物。可惜这个种族被伟大的人类玩完了!

哀痛!

回到江猪。

80年代在岳阳宾馆临湖的餐饮部端盘子混饭时,我经常透过西窗落地玻璃,看波光粼粼里江猪子成群结队跳舞。“江猪子”是卖鱼人用水泥钉钉进我的花岗岩脑壳里的。我得感谢渔民。20多年啦,华美绝伦的岳阳宾馆早没了,但我至今深深怀念宾馆,喜爱江猪!

那时候没有“搜狗”,没有“百度一下”。我去了图书馆查了,才知道:江豚是世界上唯一的淡水江豚,是长江淡水生态系统健康的重要指标。为国家保护动物,分布于三峡至上海的长江干流和洞庭湖、鄱阳湖水域。

自此,我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来给宾馆买菜时,总要找到渔民,求他们别伤害江猪。

我愚蠢之极地把江猪看做自己的亲人!听说湖里死了江猪,我就痛苦;就要骂娘,骂没有接受对象的娘。听说渔民兄弟何大明抢救了一头江猪,我就高兴,就向他90度地敬礼。有人说我神经。我不在乎。

最近,我去了大明开的“打渔佬”餐馆。突然发现餐馆玻璃墙上这两条壮丽的标语:“感谢所有关心洞庭湖的人们”,“永远留住江豚的微笑”。我的血液猛地上涌。大明只是个渔民啊,他仅读了8个月的书。但我觉得,他算个真正的文明人!他是岳阳文明五创的典范!我希望党和政府表扬他。

近一个月来,我没有打牌,心情不好。因为,世界自然基金会项目官员韦宝玉先生老打电话我,说的是盛世危言:洞庭湖江猪以每年10%的速度减少,目前只存120余头了。其死亡速率远高于其它区域,也远高于国内其它濒危野生动物;数量已少于我们的国宝的大熊猫。他像祥林嫂一样跟我说,江豚是中国下降速度最快、栖息环境仍在恶化,生存现状最濒危,应该得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!

韦宝玉还告诉我,长江曾经是全球非常罕见的长期生活着两种淡水豚类——白鳍豚和江豚——的河流,可是随着环境质量持续下降,食物减少,人类生产生活的高强度、高频率干扰,白鳍豚已经宣告功能性灭绝,这份殊荣已经不再适合今天的长江了!他希望我做点什么。我知道。

抱憾白鳍豚已经离我们而去,中科院豚类专家王丁忧心忡忡教育我:如果现状依旧,不出10年,江豚也将灭绝。

照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濒危物种红皮书的标准来看,长江江豚就完全已达到了“极危”级!

我开始心惊肉跳。我要下洞庭。8月29日晚,我喊儿子谈话:男人当爱国、爱环境、爱动物、爱江猪,明早4点起床,一起下湖;想办法抢救江豚。

大湖茫茫,渔火点点。30日凌晨5点,我们与大明、祥林如约赶到湖边。满以为自己是“早行人”。孰料还有早的。渔民已然靠岸交易了。船仓里满是白花花的鱼。不是鱼,是鱼崽崽呀!9成是小指头那么大的。祥林大叹:洞庭湖会捞绝的。

往大湖西南向而去。电打鱼、迷魂阵、海网历历入目而来。而且居然就在渔政执法船的鼻子底下“突突突”横冲直撞。大明说,这都是江豚跨不过去的死亡线。

在君山岛南端湖洲边上,我们看到渔民老赵、老丁悠闲地摆弄着丝网,很传统地捕鱼。“你为什么不用电打鱼呢?”老赵不屑地说:“那样搞是没有良心的!我们还是要留点子孙饭。”他的话告诉我,天地之间,有良心在。

两个小时过去了。江豚不肯见人。“按理她也该出来‘过早’啊,至少也该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啊。”大明说,“江豚跟人一样,是哺乳类动物,靠肺呼吸的。”

我们掉转船头,北去长江寻找江豚。那挖砂船啊,密密麻麻黑压压的。大明自言自语,水下马达声影响江豚的超声波定位的准确性,很多江豚将马达声波误认为是自己同伴而被螺旋桨打死或打伤。“2006年,7国科学家联合考察,发现整个长江江豚约1700头左右;今年1月,WWF(世界自然基金会)与中科院再次考察发现,洞庭湖江豚只剩100多头了。”大明不住地叹息,“江豚危在旦夕!”

转风了,是四级北风,一两尺长的“浪舌”不时舔着我和大明的裤脚。大明站在船头,纹丝不动。

艳阳灿灿,波光粼粼,有点刺眼,大明双手交叉横在额前,眯着双眼,搜索着。

君山岛在后退,洞庭湖大桥在后退……又是两个小时过去,但江豚始终没露面。“从岳阳楼到洞庭湖大桥这片水域,有一家三口江豚活动,应该出来呀!说不定昨天就被打死了。”说到此,渔民身份的大明满眼的悲戚。

此刻还在水上,我就特想发表一个宣言!

因为,江豚的生存面临着来自人类的巨大威胁——

毁灭性捕鱼工具捕捞,必定造成鱼类枯竭,从而使江豚食物严重匮乏;同时,这些破坏性工具造成江豚受伤和死亡。

长江干流及洞庭湖和鄱阳湖水质的逐渐恶化,对江豚和鱼类资源也构成严重威胁。

繁忙的水上交通也威胁着江豚的安全;高密度的船只中断了江豚种群的基因交换。

如果位于淡水生物生物链顶端的长江江豚灭绝,还会有很多水生生物步其后尘,这表明长江生态系统遭受了重创。所以,保护江豚就是保护长江的生物多样性,也是保护三分之一中国人赖以生存的母亲河,保护江豚也就是保护人类自己。

我想使出吃奶的力气呼吁:各级政府、环保部门和民间组织要加大对江豚保护的宣传,快速提高公众的江豚保护意识;支持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;加大对江豚保护区的投入,完善渔业管理和监督体系,坚决杜绝迷魂阵、电打鱼、拖网、滚勾等方法捕鱼;帮助保护区制定管理计划,与渔民共建江豚救护机制,鼓励渔民及时提供江豚受伤、搁浅等信息。

亲爱的文明市民,为了留住江豚的微笑,请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——不使用迷魂阵、电打鱼、拖网、滚勾等方法捕鱼,以免误伤江豚;捕鱼时避开江豚活动频繁的水域;在发现江豚受伤、搁浅或死亡时,积极救助,并及时报告有关部门;不或少食用珍稀鱼类、野生鱼类;减少生活污水的排放,尽量少用洗涤用品;拒绝乘坐高速客船;通过网络等渠道宣传江豚保护的紧迫性;参加保护江豚的志愿者活动,做一个“江豚守望者”!

如果真有这等好人,请和我做兄弟吧,请来我家做客吧。饭是有吃的!

以前我没有写过宣言,我只能用兄弟之情表达我对江豚种族的平安的祈祷。

谁要继续危害江豚,匹夫徐亚平是要翻脸的。

韦宝玉先生近乎哭泣地对我说,长江没有江豚,那还叫长江啊?

是的,我们已经对不起一个白暨豚了!

难道还要对不起一个江豚吗?!

注:所有转载,均需注明来源。